电话

联系我们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联系我们 >
蒋介石左膀右臂陈布雷秘事
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时间:2018/02/08


     
     电影《一九四二》中陈布雷比蒋介石年轻不少,他一身三件套西装,很有些洋派头。
     这种处理,可能与陈布雷时任“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侍从室二处主任”有关,于是就想当然地将陈布雷导演成了很洋气的蒋介石的随身大秘书。
     实情却是陈布雷只比蒋介石小3岁。他的气质是:谦谦君子、文质彬彬、朴实沉默,是典型的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风骨、做派。他深居简出、生活俭朴、极少应酬,不拉帮结派,颇具学识,睿智、廉洁、勤奋。他的外形特点是:身材瘦小一米六,不修边幅乱头发,常年穿着很旧的黑色长衫,右手不离三五牌香烟,走路迈着细碎的步子,左臂僵直不摆动。他常年患严重的神经衰弱,靠大剂量的安眠药睡眠,脸上带着明显的文气加病气。
     蒋介石称他“先生”
     事实上陈布雷与蒋介石的关系非常有意思。蒋称呼部下的习惯是:客气的,姓氏加官衔;不客气的,便直呼姓名或去姓呼名。只有对胡汉民、汪精卫、张静江等几位国民党元老,才呼××先生。但是有一个例外,就是比他小三岁的陈布雷,蒋从见面那天起,就一直呼他“布雷先生”。
     成为蒋幕僚前,陈布雷只是一个文笔出众的记者、编辑,是张静江推荐他和蒋介石相识的,但蒋对陈的器重,超乎一般。
     那是在南昌的一天,晚饭后张静江曾对时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的蒋介石说:“……你要知道你的枪杆子很硬,可是你的笔杆子太软啊。”接着,张表示了对邵元冲、戴季陶、陈立夫等人的文笔都不敢恭维。他向蒋推荐陈布雷。蒋早就读过陈的文章,当即说:“布雷先生文笔犀利,析理晓畅,当今海内实无出其右者。”第二天就派人到上海去请陈布雷。
     陈布雷一到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,蒋就试探性地让他写一篇《告黄埔同学书》。陈布雷两天交稿后,蒋看了非常满意。蒋介石几次邀陈从政为官,陈则以“书生论政,多不中的”婉言谢绝,只答应必要时可为蒋写写文章,并勉强答应做个司令部的秘书。1927年蒋第一次下野后到日本去追求宋美龄,邀陈同往,陈以不会日语推辞。次年蒋复任总司令,邀陈任总司令部秘书长,陈坚决不受,蒋问他喜欢什么职务,陈说自己愿意以新闻为终生职业,若不能,愿做蒋的私人秘书,位不必高,禄不必厚,只求能对蒋有点滴的帮助就行了。至于重要部门的重大职务,则不是自己所期盼的。陈只在司令部待了个把月,为蒋写了几篇文章,就坚决要回上海做《时事新报》的主笔,并与戴季陶、邵力子、陈果夫等创办了月刊《新生命》。不到半年,北伐军攻克北京,蒋又带上陈北上,从此陈才算正式步入仕途。
     各派都服气的“文胆”
     在国民党集团中,被称作蒋介石“文胆”的陈布雷也确实有着许多超乎寻常之处。
     他清廉简朴,不党不派,忠诚勤奋,谦虚多谋又个性鲜明。国民党派系林立、争权夺利,人人都想攀附蒋介石。陈布雷是接近蒋的最捷径,也是最容易讨好人和得罪人的位置。然而陈的操守竟然令各派系都很尊重他。他明里不攀附任何派系,更不暗里行勾结苟且之事。他极少抛头露面,各种宴会上很难找到他,勾栏酒肆同样没有他的身影。陈布雷要想捞钱,有的是机会,光是各种兼职薪水就是一大笔,而且当时这在国民党内很流行,就连蒋介石都劝他兼一些职。可他只答应兼“中国文化服务社”董事长一职,因为此职没有兼职费。
     陈与夫人多年两地分居,为了不影响工作,他在南京工作,把家安在上海,在重庆工作,把家安在北碚。他在南京的公馆兼作办公室,家具陈设极其简朴,不但没地毯,连地板蜡都不打;不但没华丽的吊灯,所有灯泡都不能超过60瓦。南京的夏天很热,可他连一个电扇都没有。陈个子矮,头发长且乱,常年穿着黑色旧长衫,唯独的嗜好就是抽烟。
     陈很少亲自会客,除陶希圣、张治中、邵力子、孙科、张群、陈诚等这样的大员,省主席们都是由他的手下接待。他一向“群而不党”、不拉帮结伙。
     陈布雷温文儒雅,却爱憎分明。他不喜欢陈立夫、朱家骅等人,并吩咐门卫,陈、朱来只能让他们在会客室等我,不准进我的办公室。但于右任、张治中、邵力子来访,只要跟门卫点个头就可径直进入陈的办公室。陈布雷曾对好友邵力子说:“中国的事情坏就坏在一个"钱’字和一个"权’字上。国民党现在呈江河日下之势,也就坏在这上面。孔祥熙和宋子文在国民党里弄钱,两个人都是不顾老百姓死活的弄钱能手;陈立夫兄弟在国民党里弄权,两人都是欺上压下弄权的能手。这个"钱’和"权’害了国民党了。”
     女儿女婿加入共产党
     陈布雷的女儿陈琏1939年就秘密参加了共产党。如此的家庭背景,陈琏得到了正在重庆的周恩来和邓颖超的关注。毕业后陈琏想和一些同学投奔延安,被邓颖超发现,周恩来连忙出面阻拦,说:“现在是国共合作时期,你如果去了延安,陈布雷先生向我们要人,我们怎么办?”
     延安不能去,陈琏就到昆明的西南联合大学读地质学。当时联大党的负责人是贵州修文人袁永熙,袁任党总支书记,陈琏任宣传委员。1942年初,陈琏找到周恩来和邓颖超,再次要求去延安。周恩来劝陈琏留在其父身边,这样作用会更大。1947年夏,陈琏和袁永熙结婚前,才信告陈布雷这桩婚事。
     陈布雷从没见过这个女婿,怀疑他是共产党,就写信让北平市副市长张伯瑾查一查。张伯瑾问了吴晗、叶公超、朱自清等教授。这些人和袁永熙很熟,都说袁是个正派有才学的青年。陈布雷知道结论后说:“有点左倾,怜儿找的人总是左的。左的青年一般比较正派,只要不是共产党就好。”
     蜜月刚过,陈琏与袁永熙就被捕了。蒋介石知道陈布雷的女儿和女婿也跟共产党搞到了一起,大吃一惊。陈布雷给蒋介石写了一封短信:“女儿陈琏、女婿袁永熙,因"共党嫌疑’自北平解抵南京,该当何罪,任凭发落。”蒋对陈布雷这个跟随自己20多年的心腹智囊十分了解,他是不会轻易开口求人的。看了陈布雷的短信,蒋介石必须对此案有个了结。在一次宴请北大校长胡适之后,蒋介石告诉陈布雷:“你女儿女婿的案子,我已派人查过,不是共产党,是"民青’,你可以把他们领回去,要严加管教。”
     袁永熙后在陈布雷和袁的姐夫等的斡旋下保释出狱。袁出狱后,陈布雷为袁在中央信托局找了个差事,陈琏则回浙江慈溪外婆家生孩子去了,一直到1948年冬两人才相聚。半年以后,陈琏夫妇回到南京,遵照党的安排,他们潜伏在陈布雷身边。
     疑患有严重抑郁症
     陈布雷多年患严重的神经衰弱,靠大剂量的安眠药睡眠,在寓所吞服大量安眠药自杀,终年59岁。蒋介石夫妇于陈的尸旁落泪,蒋送匾,手书“当代完人”。
     后人说到陈布雷的死因,有人过分渲染陈琏加入共产党被捕对他的刺激,实则不然。陈自杀前写下了几份遗书,分别给蒋介石、朋友、秘书和子女。其真正的死因,一是看到蒋家王朝在政治、军事、经济方面的彻底溃败而绝望,二是健康情况江河日下,不堪神经衰弱折磨,他可能患有严重的抑郁症。陈布雷死后,蒋介石对他的评价是,“综其生平,履道之坚,谋国之忠,持身之敬,临财之廉,足为人伦坊表”。
     《凯风智见:《笑林广记》——清朝人的段子合集》《凯风智见:明朝鸿胪寺卿王士性如何评价各省人?》《文史新说:那些中国的“摔跤爸爸”》《文史新说:秦巴腹地一个鸡鸣三省的传奇古镇》《文史新说:高考古往今来一场未曾缺席的较量。》《文史新说:苏东坡的西湖情节》《文史新说:往事越千年 丝绸古道说新疆》
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

     电影《一九四二》中陈布雷比蒋介石年轻不少,他一身三件套西装,很有些洋派头。
     这种处理,可能与陈布雷时任“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侍从室二处主任”有关,于是就想当然地将陈布雷导演成了很洋气的蒋介石的随身大秘书。
     实情却是陈布雷只比蒋介石小3岁。他的气质是:谦谦君子、文质彬彬、朴实沉默,是典型的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风骨、做派。他深居简出、生活俭朴、极少应酬,不拉帮结派,颇具学识,睿智、廉洁、勤奋。他的外形特点是:身材瘦小一米六,不修边幅乱头发,常年穿着很旧的黑色长衫,右手不离三五牌香烟,走路迈着细碎的步子,左臂僵直不摆动。他常年患严重的神经衰弱,靠大剂量的安眠药睡眠,脸上带着明显的文气加病气。
     蒋介石称他“先生”
     事实上陈布雷与蒋介石的关系非常有意思。蒋称呼部下的习惯是:客气的,姓氏加官衔;不客气的,便直呼姓名或去姓呼名。只有对胡汉民、汪精卫、张静江等几位国民党元老,才呼××先生。但是有一个例外,就是比他小三岁的陈布雷,蒋从见面那天起,就一直呼他“布雷先生”。
     成为蒋幕僚前,陈布雷只是一个文笔出众的记者、编辑,是张静江推荐他和蒋介石相识的,但蒋对陈的器重,超乎一般。
     那是在南昌的一天,晚饭后张静江曾对时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的蒋介石说:“……你要知道你的枪杆子很硬,可是你的笔杆子太软啊。”接着,张表示了对邵元冲、戴季陶、陈立夫等人的文笔都不敢恭维。他向蒋推荐陈布雷。蒋早就读过陈的文章,当即说:“布雷先生文笔犀利,析理晓畅,当今海内实无出其右者。”第二天就派人到上海去请陈布雷。
     陈布雷一到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,蒋就试探性地让他写一篇《告黄埔同学书》。陈布雷两天交稿后,蒋看了非常满意。蒋介石几次邀陈从政为官,陈则以“书生论政,多不中的”婉言谢绝,只答应必要时可为蒋写写文章,并勉强答应做个司令部的秘书。1927年蒋第一次下野后到日本去追求宋美龄,邀陈同往,陈以不会日语推辞。次年蒋复任总司令,邀陈任总司令部秘书长,陈坚决不受,蒋问他喜欢什么职务,陈说自己愿意以新闻为终生职业,若不能,愿做蒋的私人秘书,位不必高,禄不必厚,只求能对蒋有点滴的帮助就行了。至于重要部门的重大职务,则不是自己所期盼的。陈只在司令部待了个把月,为蒋写了几篇文章,就坚决要回上海做《时事新报》的主笔,并与戴季陶、邵力子、陈果夫等创办了月刊《新生命》。不到半年,北伐军攻克北京,蒋又带上陈北上,从此陈才算正式步入仕途。
     各派都服气的“文胆”
     在国民党集团中,被称作蒋介石“文胆”的陈布雷也确实有着许多超乎寻常之处。
     他清廉简朴,不党不派,忠诚勤奋,谦虚多谋又个性鲜明。国民党派系林立、争权夺利,人人都想攀附蒋介石。陈布雷是接近蒋的最捷径,也是最容易讨好人和得罪人的位置。然而陈的操守竟然令各派系都很尊重他。他明里不攀附任何派系,更不暗里行勾结苟且之事。他极少抛头露面,各种宴会上很难找到他,勾栏酒肆同样没有他的身影。陈布雷要想捞钱,有的是机会,光是各种兼职薪水就是一大笔,而且当时这在国民党内很流行,就连蒋介石都劝他兼一些职。可他只答应兼“中国文化服务社”董事长一职,因为此职没有兼职费。
     陈与夫人多年两地分居,为了不影响工作,他在南京工作,把家安在上海,在重庆工作,把家安在北碚。他在南京的公馆兼作办公室,家具陈设极其简朴,不但没地毯,连地板蜡都不打;不但没华丽的吊灯,所有灯泡都不能超过60瓦。南京的夏天很热,可他连一个电扇都没有。陈个子矮,头发长且乱,常年穿着黑色旧长衫,唯独的嗜好就是抽烟。
     陈很少亲自会客,除陶希圣、张治中、邵力子、孙科、张群、陈诚等这样的大员,省主席们都是由他的手下接待。他一向“群而不党”、不拉帮结伙。
     陈布雷温文儒雅,却爱憎分明。他不喜欢陈立夫、朱家骅等人,并吩咐门卫,陈、朱来只能让他们在会客室等我,不准进我的办公室。但于右任、张治中、邵力子来访,只要跟门卫点个头就可径直进入陈的办公室。陈布雷曾对好友邵力子说:“中国的事情坏就坏在一个"钱’字和一个"权’字上。国民党现在呈江河日下之势,也就坏在这上面。孔祥熙和宋子文在国民党里弄钱,两个人都是不顾老百姓死活的弄钱能手;陈立夫兄弟在国民党里弄权,两人都是欺上压下弄权的能手。这个"钱’和"权’害了国民党了。”
     女儿女婿加入共产党
     陈布雷的女儿陈琏1939年就秘密参加了共产党。如此的家庭背景,陈琏得到了正在重庆的周恩来和邓颖超的关注。毕业后陈琏想和一些同学投奔延安,被邓颖超发现,周恩来连忙出面阻拦,说:“现在是国共合作时期,你如果去了延安,陈布雷先生向我们要人,我们怎么办?”
     延安不能去,陈琏就到昆明的西南联合大学读地质学。当时联大党的负责人是贵州修文人袁永熙,袁任党总支书记,陈琏任宣传委员。1942年初,陈琏找到周恩来和邓颖超,再次要求去延安。周恩来劝陈琏留在其父身边,这样作用会更大。1947年夏,陈琏和袁永熙结婚前,才信告陈布雷这桩婚事。
     陈布雷从没见过这个女婿,怀疑他是共产党,就写信让北平市副市长张伯瑾查一查。张伯瑾问了吴晗、叶公超、朱自清等教授。这些人和袁永熙很熟,都说袁是个正派有才学的青年。陈布雷知道结论后说:“有点左倾,怜儿找的人总是左的。左的青年一般比较正派,只要不是共产党就好。”
     蜜月刚过,陈琏与袁永熙就被捕了。蒋介石知道陈布雷的女儿和女婿也跟共产党搞到了一起,大吃一惊。陈布雷给蒋介石写了一封短信:“女儿陈琏、女婿袁永熙,因"共党嫌疑’自北平解抵南京,该当何罪,任凭发落。”蒋对陈布雷这个跟随自己20多年的心腹智囊十分了解,他是不会轻易开口求人的。看了陈布雷的短信,蒋介石必须对此案有个了结。在一次宴请北大校长胡适之后,蒋介石告诉陈布雷:“你女儿女婿的案子,我已派人查过,不是共产党,是"民青’,你可以把他们领回去,要严加管教。”
     袁永熙后在陈布雷和袁的姐夫等的斡旋下保释出狱。袁出狱后,陈布雷为袁在中央信托局找了个差事,陈琏则回浙江慈溪外婆家生孩子去了,一直到1948年冬两人才相聚。半年以后,陈琏夫妇回到南京,遵照党的安排,他们潜伏在陈布雷身边。
     疑患有严重抑郁症
     陈布雷多年患严重的神经衰弱,靠大剂量的安眠药睡眠,在寓所吞服大量安眠药自杀,终年59岁。蒋介石夫妇于陈的尸旁落泪,蒋送匾,手书“当代完人”。
     后人说到陈布雷的死因,有人过分渲染陈琏加入共产党被捕对他的刺激,实则不然。陈自杀前写下了几份遗书,分别给蒋介石、朋友、秘书和子女。其真正的死因,一是看到蒋家王朝在政治、军事、经济方面的彻底溃败而绝望,二是健康情况江河日下,不堪神经衰弱折磨,他可能患有严重的抑郁症。陈布雷死后,蒋介石对他的评价是,“综其生平,履道之坚,谋国之忠,持身之敬,临财之廉,足为人伦坊表”。
     《凯风智见:《笑林广记》——清朝人的段子合集》《凯风智见:明朝鸿胪寺卿王士性如何评价各省人?》《文史新说:那些中国的“摔跤爸爸”》《文史新说:秦巴腹地一个鸡鸣三省的传奇古镇》《文史新说:高考古往今来一场未曾缺席的较量。》《文史新说:苏东坡的西湖情节》《文史新说:往事越千年 丝绸古道说新疆》
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

上一篇:人民币小幅回调过快升值难持续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