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话

企业文化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企业文化 >
状元皇帝:虽然会做锦绣文章但却治国无方
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时间:2018/01/09


     
     中国的科举制源远流长,从唐至清,先后诞生了一千多名文、武状元。在这些状元中,有的成为郡守,有的成为刺史,有的跻身学士,有的跻身翰林,有的官至巡抚,有的官至宰相,而以状元身份能够成为皇帝的却只有一人。这个人就是西夏神宗皇帝李遵顼。
     李遵顼,西夏皇室齐王李彦宗之子。《西夏书事》称李遵顼“端重明粹,少力学,长博通群书,工隶篆”,是个博学多才之人。天庆十年三月,李遵顼参加西夏癸亥科科举考试,结果“廷试进士,唱名第一”,被点为状元。《金史·西夏传》也称“遵顼先以状元及第”。有了状元这顶特殊桂冠,李遵顼官运亨通,不久就被封为齐王,后来又擢升为大都督府主,统领军兵,成为当时西夏皇族中最有威望的人。
     蟾宫折桂,李遵顼很有一套;问鼎皇权,李遵顼同样是一把好手。皇建二年七月,李遵顼发动宫廷政变,废黜襄宗李安全,自立为皇帝,改元光定,成为西夏第八任皇帝。李遵顼也因此成为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位状元皇帝。然而,正是这位空前绝后的超级状元,既无强国手段,又无治国韬略,最终将日益衰弱的西夏王朝推进了深渊。
     西夏地狭人稀,实力不足,为了能在烽烟四起的形势下拓展版图,捞取好处,统治者往往选择强悍的邻邦作为靠山,所以,在对外关系上一向摇摆不定,是典型的“变色龙”。辽朝强盛的时候,西夏附辽伐宋;金朝发飙的时候,西夏附金抗蒙;蒙古崛起的时候,西夏附蒙攻金。在西夏皇帝眼里,没有永远的盟友,只有永恒的利益,谁腿粗就认谁。李安全执政时,西夏正处于附金抗蒙到附蒙攻金的转折时期。蒙古志在一统天下,在重创金朝的同时,也将矛头指向了西夏。李遵顼就是在蒙古对西夏威胁日益加重的时候登上皇位的。
     以蒙古当时的强悍势头,西夏和金朝两国联手,对蒙古形成犄角之势,才有可能抵御蒙古铁骑的进攻。状元出身的李遵顼,不可能不明白这一浅显道理。然而,李遵顼即位后,并没有扭转李安全的错误方针,反而越走越远,干脆实行附蒙侵金,企图乘蒙古攻金的机会掠夺财物,扩大领土,所以,频频对金朝发动战争,规模也越来越大。兔死狗烹,唇亡齿寒,蒙古不仅要灭金,也要灭夏,还要灭宋,李遵顼助蒙伐金,无异于玩火自焚。
     光定七年,蒙古攻金,西夏派兵三万助攻,结果在宁州被金兵大败。不久,蒙古西侵花剌子模,再次向西夏征兵。由于连年用兵,西夏军费耗费巨大,伤亡严重,致使举国厌战,朝议沸腾。鉴于宁州新败,李遵顼不敢随蒙西征,拒绝出兵。蒙古见西夏不听驱使,便发兵围困西夏国都中兴府,逼其就范。李遵顼见蒙古突然来攻,惊恐万状,逃奔西凉府,只留太子李德任守城。直到蒙古兵退,李遵顼才悄悄返回国都。
     经过这场惊吓,李遵顼领教了蒙古的霸道,也意识到来自蒙古的威胁。于是,调整策略,准备联金抗蒙,以求自保。光定八年二月,李遵顼起用主张联金抗蒙的苏寅孙为枢密都承旨,向金朝作出了抗蒙姿态。三月,李遵顼写信给金朝,商请恢复边境互市,两国讲和。金、夏结仇,已经十多年,势同水火,如果两国就此互释前嫌,互为支援,那么蒙古既不敢轻视西夏,也不敢正视金朝。然而,金宣帝恼恨李遵顼反复无常,一口拒绝。
     当不成盟友,就当作敌人;联金抗蒙不成,李遵顼转而联宋抗金。光定九年,金宣帝南侵宋朝,李遵顼乘机派人到四川与宋将联络,企图联宋侵金。宋将回信同意联兵抗金,但考虑到李遵顼的摇摆不定,并没有如约出师。直到光定十年五月,宋、夏才正式盟约,两国同时出兵,夹击金兵。八月,夏宋两国如约出师,攻破金会州城,金守将投降。金宣帝大惊,急忙向李遵顼请和,李遵顼也来了个一口拒绝。
     金宣宗和李遵顼这两个顽童,在双方急需联手的时候,都使起了性子,你报以冰霜,我还以颜色,谁也不买谁的账,致使金、夏两国矛盾加剧。此后,金朝奋力抵抗宋、夏联军,在巩州一战中,西夏兵遭到金兵顽强阻击,伤亡数以万计,只好焚烧攻城器具,拔寨退兵。撤退途中,西夏兵又遭金兵伏击,伤亡惨重,最终狼狈而返。十月,宋将再次约西夏进攻秦州,李遵顼惧于巩州之败,不肯再出兵,宋夏联盟不欢而散。
     得罪了蒙古大哥,错失了金、夏和好,违背了宋、夏盟约,李遵顼四面树敌,焦头烂额。就在这时,蒙古铁骑又杀了过来。此次侵夏,蒙古两招齐出,一是再次向西夏征兵,一是攻破了西夏河西诸堡。面对蒙古大军压境,李遵顼吓得连忙设宴招待蒙军,并派出五万将士随蒙军向金朝进军。转了一圈,李遵顼重新回到了附蒙攻金的老路上来了。
     光定十三年春,蒙古进军凤翔,李遵顼发兵十万随蒙军攻城,结果被金兵挫败。见势不妙,李遵顼没有通知蒙军,便命令夏兵逃跑,来了个不辞而别,蒙、夏又出现裂痕。
     附蒙攻金,使西夏蒙受了巨大损失,致使“国经兵燹,民不聊生,耕织无时,财用并乏”,经济处于崩溃边沿。光定十三年五月,西夏兴、灵诸州大旱,颗粒无收,百姓流离失所,甚至出现“饥民相食”的悲惨局面。在战火蹂躏和灾害侵袭的双重折磨下,西夏人民痛苦不堪,怨声四起。与此同时,西夏统治阶层内部也矛盾重重,日益激化。朝中,以太子李徳任为首反蒙派,竭力反对李遵顼附蒙攻金的错误政策,拒绝领兵出征,并以放弃太子位、出家为僧相对抗。李遵顼恼羞成怒,下令废黜李徳任,并将其软禁。
     由于西夏受蒙古所执,出兵征战十多年,军队精锐皆尽,百年积蓄皆空,以至于蒙军后来攻破应里县时,发现西夏“仓库无斗粟尺帛之储”。即便这样,李遵顼仍然执迷不悟,反而征集全国十二监军司的兵马,继续助蒙灭金。御史中丞梁德懿挺身而出,上疏慷慨陈词,请求诏还太子,抚恤百姓,修睦邻邦,使臣民悦服,国家转危为安。对于梁德懿的好言劝奏,李遵顼一点也听不进去,反而一怒之下将其罢官。
     李遵顼的行径,并没有得到蒙古人的欢心。蒙古在敲诈西夏的同时,也伺机打压西夏。光定十三年十月,蒙古为了惩罚夏兵在凤翔之战中不辞而别,于是,将夏兵围困在积石州,半个月后才退兵。对此,朝野怨声载道,义愤填膺。李遵顼为了保全自己,甘心做蒙古的附庸,但是,由于他的反复无常和众叛亲离,蒙古已经对他已经失去了兴趣,并多次派使者责令其退位。十二月,在蒙古的威逼下,在朝臣的反对声中,李遵顼传位次子李徳旺,灰溜溜下台,自称“上皇”,也就是太上皇帝。
     别看李遵顼治国无方,但在佞迷佛教方面却矢志不渝。李遵顼即位后,正值西夏国势衰微,在蒙古强敌逼境之时,为保国家万代平安,李遵顼御制发愿文,并以皇帝的名义令人缮写泥金字《金光明最胜王经》,试图从佛教中寻求保佑,获得力量。然而,佛光并没有慈悲为怀,普照西夏,在李遵顼附蒙侵金、联金抗蒙、联宋抗金、附蒙侵金的系列错误路线下,西夏难逃覆亡厄运。可以说,这一切都是李遵顼在对外关系上反复无常所造的孽。
     李徳旺即位后,改变了李遵顼的附蒙政策,先是抗拒蒙古,后又联金抗蒙,但已是无力回天。在蒙军强攻下,西夏城破兵亡,败亡已成定局。乾定四年五月,李遵顼去世,享年六十四岁,谥英文皇帝,庙号神宗。
     李遵顼是状元皇帝,《宋史·夏国传》却称其“以宗室策试进士及第”,这也是对李遵顼昏愦无能、刚愎自用、摇摆不定、一再误国的嘲讽,说他这水平顶多算是个进士。